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118kj开奖现场 >

《金瓶梅》是中国第一部反腐小说

2019-09-16 13:4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长期以来,《金瓶梅》在人们心目中是一本“坏人心术”的“淫书”,从它诞生之日起,封建统治者将其定为。早些年,我也有过这种看法。实际上,《金瓶梅》是一部泄愤的世情书,是一部太史公文字,而不是淫书。是明代“四大奇书”之首。在中国文学史增加上具有开拓性意义,是我国古典小说的分水岭,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名著。我翻阅了家中的书房里好几个版本的《金瓶梅》,在我看来《金瓶梅》不仅是一本文学价值很高、思想很丰富的古典小说,还是中国反腐第一书。在它之前,还没有发现哪部小说,对封建王朝的腐败、贪官污吏的行贿、受贿以至封建迷信的批判表述的有这样淋漓尽致。

  被尊为世情第一,社情民生无一不包的《金瓶梅》,有“第一奇书”之称。其作者兰陵笑笑生真是一介奇才,书中只见人情险恶,世情凉薄。他对当时的社会情景既有泼墨写意,又有工笔细描;既有漫画式勾勒,又有手术刀式解剖。对上至天听下至小民,上至官场下至风月场,商贾巨富道士僧尼各个阶层的人几乎面面俱到皆写得活灵活现有声有色(宫廷的描写有点形式化),手笔之大堪与《红楼梦》争辉。在他笔下两百多个人物的形象都被刻画得栩栩如生。潘金莲、西门庆、陈经济、吴月娘都很有个性。西门庆潘驴邓小闲,潘金莲倒挂葡萄架,李瓶儿深情诚可感。对明代的世态人情之描摹精准生动。文字生猛鲜活,诗词俚曲数量很多质量一般。性描写猎奇性大于艺术性,滥而不精。是一部可读性强的世情“奇”书。西门大官人生前妻妾争风吃醋固然惊心动魄;身后人情凉薄势利更是入骨三分。

  《金瓶梅》是一部以描写家庭生活为题材的现实主义巨著。《金瓶梅》以相当多的篇幅描写了西门庆及其妻妾的家庭活动,写出了这个罪恶之家的林林总总,反映了正常人性惨遭扭曲和异化的过程。以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为代表的诸多女性,尽管出身、性格、遭遇不尽相同,但都被超常的情欲、物欲所支配。她们以扭曲的人性去对抗道德沦丧的夫权社会,又在人性的扭曲中走向堕落和毁灭。虽说《金瓶梅》描绘的是宋朝的事,可实际是假托宋朝旧事,展现的是晚明时期政治和社会的各种现象,是一个社会断层的深入剖解。作者采用抽象的否定而具体肯定的这个则,来撰写出这样一部惊世骇俗之作。孔子说过“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对此,《金瓶梅》有很好的诠释。表面上看来,此书有很大的篇幅描写的都是家庭聚会、朋友聚会和相应的吃穿用度,当然也有不少的篇幅描写男女之事。当然如果仅此而已的话,《金瓶梅》就不会有“第一奇书”之称。它的不凡之处就在于,通过真实地描写女人的期望、心机、美好和肮脏的事例,活生生地反映了当时社会的种种恶现象,包括官员腐败、恶霸凌弱、各种人情关系甚至屁股债。对贪官污吏行贿受贿进行了强有力的揭露和批判。此书问世已经有好几百年了,但时至今日,我们看到它,仍然觉得栩栩如生,似曾见过。

  法国大百科全书称《金瓶梅》“全书将西门庆的好色行为与整个社会历史联系在一起”。《金瓶梅》作为晚明社会的特定产物之一,其中的官员形象真实地暴露了时代的腐朽和黑暗。《金瓶梅》产生的明代中后期, 主义和腐败政治在商品经济的刺激下也发展到了极盛。军政腐败,宦官擅权,赋役日增,社会动荡,明初开创的太平盛世,此时出现了厌下之势,日以岌岌的可怕局面,明代社会潜伏的深层危机在明代黑暗的官场政治中得到了最为充分体现。作品通过西门庆的社会活动,反映了上自朝廷下至市井,官府权贵与豪绅富商狼狈为奸、鱼肉百姓、无恶不作的现实,从客观上表明了这个社会的无可救药。西门庆具有中国封建社会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是腐败的典型,集封建官僚和资本家于一身,其形象是生动丰满、栩栩如生的。西门庆原是个破落财主、生药铺老板。他善于夤缘钻营,巴结权贵,在县里包揽讼事,交通官吏,知县知府都和他往来。他不择手段地巧取豪夺,聚敛财富,荒淫好色,无恶不作。他抢夺寡妇财产,诱骗结义兄弟的妻子,霸占民间少女,谋杀姘妇的丈夫。为了满足贪得无厌的享乐欲望,他干尽伤天害理的事情。但由于有官府做靠山,特别是攀结上了当朝宰相蔡京并拜其为义父,这就使他不仅没有遭到应有的惩罚,而且左右逢源,步步高升。

  书中展现的腐败与反腐败的斗争,是尖锐激烈又形象生动的。它的社会意义和历史价值,应在《红楼梦》等巨著之上。表面上看,主人公西门庆如何谋财,如何送礼行贿,如何买官卖官,如何贪赃枉法,如何与他成群的妻妾饮酒作乐,如何包养妓女、情妇,如何纵欲无度直至死亡,实际上,作者是用西门庆作为封建官僚和富商的代表,揭露整个社会和官场的腐败和黑暗,它是那么的暗无天日而又五光十色,这是一幅非常形象生动、色彩丰富又变化莫测的图画。“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与西门庆们相对应的,是那些社会底层的人物图景,他们‘心内如汤煮’。那时,‘天下失政,奸臣当道,谗侫盈朝,天下骚然’;‘民穷财尽,公私困弊之极。’”翻阅全书,《金瓶梅》从以下四个方面揭露了当时社会的腐败现象。

  明朝后期,行贿受贿很普遍。第十八回《赂相府西门脱祸,见娇娘敬济销魂》讲述的是西门庆东京行贿。这一回前半部分主要叙述西门庆派来保来旺去东京,拜见蔡府,行贿以脱去祸患。“亲党陈洪、西门庆、胡四等鹰犬之徒,狐假虎威之辈,揆直本官,倚势害人,贪残无比、积弊如山……将一干人犯或投之荒裔,以御魑魅,或置之曲刑,以正国法。不可一日使之留于世也……邦彦见五百两金银,只买一个名字,如何不做分上,即令左右拾书案过来,取笔将文卷上西门庆名字改作贾庆,一面收了礼物去。邦彦打发来保等出来,就拿回帖回学士,赏了高安、来保、来旺一封五两银子。”读到这里,惊觉“侯门一入深似海”,但是此处深似海我却以为,正是给了高位重官贪腐的机会。本来西门庆犯了罪要受到法律的惩治,只因用五百两银子行贿,便把一个无辜的贾庆当了替死鬼。第二十七回《李瓶儿私语翡翠轩,潘金莲醉闹葡萄架》写道:县官吏更堪嗟,得人金帛售奸邪……就打点三百两金银交赖银率领许多银匠,在家中卷棚内打造蔡太师上寿的,四阳捧寿的银人,每一座高尺有余,又打了两把金寿字壶……”这段话说明,西门庆给蔡太师祝寿送金银礼品。

  明朝后期,官场盛行有了钱就可以做官,就有了一切。为了钱,可以卖官,可以出卖一切。买官卖官的事例主要有三个。西门庆、荆都监、张二官。《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西门庆前边陪着乔大户说话,只为扬州盐商王四峰,被按抚使送监在狱中,许银二千两,央西门庆对蔡太师讨人情释放。(潘)金莲便道:“你爹在那里?你封的是甚么?”敬济道:“爹刚才在这里,往大娘那边兑盐商王四峰银子去了。我封的是往东京央蔡太师的礼。”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中提及明代皇帝特许朝廷官员卖官,蔡太师手中就握有多张空名告身劄付。他因屡受西门庆敬献的厚礼,“无物可伸,如何是好”?似乎觉得西门庆的贿赂太多太重,就随意拿了张空名告身劄付,填上姓名和官职位送给了西门庆,这实为卖官。罪恶之棍、无耻之徒,平步青云,一下子就成了五品大官员,连送礼的走狗也沾恩泽,得了官职。荆都监买官。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为护短金莲泼醋》、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画童哭躲温葵轩》、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踏雪访爱月贲四嫂带水战情郎》和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都是讲荆都监买官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张二官买官,是受到了西门庆买官成功的事例而启发到的。他买官更是直言不讳。第八十回《潘金莲售色赴东床 李娇儿盗财归丽院》:张二官见西门庆死了,又打点了上千两金银,往东京寻了枢密院郑皇亲人情,对堂上朱太尉说,要讨提刑所西门庆这个缺。第八十七回《王婆子贪财忘祸武都头杀嫂祭兄》:春鸿道:“便是这般说。老爹已是没了,家中大娘好不严禁,各处买卖都收了,房子也卖了,琴童儿、画童儿都走了,也揽不过这许多人口来。小的待回南边去,又没顺便人带去。这城内寻个人家跟,又没个门路。”伯爵道:“傻孩儿,人无远见,安身不牢。千山万水,又往南边去做甚?你肚里会几句唱,愁这城内寻不出主儿来答应。我如今举保个门路与你。如今大街坊张二老爹家,有万万贯家财,见顶补了你爹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户。如今你二娘又在他家做了二房,我把你送到他宅中答应,他见你会唱南曲,管情一箭就上垛,留下你做个亲随大官儿,又不比在你家里。他性儿又好,年纪小小,又倜傥,又爱好,你就是个有造化的。”第九十八回《陈敬济临清逢旧识韩爱姐翠馆遇情郎》:敬济大喜,一面写就一纸状子,拿守备拜贴,弥封停当,就使老家人周忠送到提刑院。两位官府正升厅问事,门上人禀道:“帅府周爷差人下书。”何千户与张二官府唤周忠进见,问周爷上任之事,说了一遍。拆开封套观看,见了拜贴、状子。自恁要做分上,即便批行,差委缉捕番捉,往河下拿杨光彦去。回了个拜贴,付与周忠:“到家多上覆你爷、奶奶,待我这里追出银两,伺候来领。”周忠拿回贴到府中,回覆了春梅说话:“即时准行拿人去了。待追出银子,使人领去。”敬济看见两个折贴上面写着:“侍生何永寿、张懋德顿首拜”。敬济心中大喜。最后,张二官买官如愿以偿。

  作者兰陵笑笑生十分熟悉明朝后期的官场之道,在《金瓶梅》中屡有“白米XX石”、“黄米XX石”字样出现。这是什么意思呢?乃官场暗语。书中有一个故事:当时,有个太监,权倾朝野,大臣多贿之。后来畏罪自杀,抄家时搜出一个纳贿薄,上面写着某某送黄米几百石,某某送白米几千石。皇上惊曰:“广食几何?乃受米如许?”左右曰:“隐语耳,黄者金,白者银也。” 皇上大怒。如此腐败,作者讥讽整个官场俨然已经变成了“黄米”、“白米”交易所。

  明朝创始人朱元璋,当皇帝后,热衷于立法,更痴心于普法:读书人要读《大明律》《大诰》以及《教民榜文》等,科举考试也会考到相关法律;就连酒肆喝酒,百姓们都先要宣读一段“元璋语录”与“大明条律”,才准“举杯”。在明朝,似乎是无论何等人也许都知法,但到了明朝中期却没有几个官吏守法,大多数人知法不守法,源自不执法。有好事者数了数,《金瓶梅》涉及多起官司,却无一件是公正执法的,书中里有很多案子,讨不到公正,明朝后期,法律更是变幻无常,法律可以朝定夕改,法律执行也不严格,随意性较大,可按法律条文办,也可不按法律办,老百姓在官法面前没有说话的权力。《金瓶梅》第九十二回《陈敬济被陷严州府吴月娘大闹授官厅》描写,陈敬济口里直骂,声称是那个淫妇孟三儿陷害了他,他是太冤枉了。而这个徐知府终究是黄堂出身官人,听见这一声,必有缘故,才打到十板上,就喝令停住了,说是改到明日再审问。李通判有些不解,觉得徐知府不该停止审问他,于是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人心似铁,官法如炉”,暂时从容他一夜倒没什么,就怕翻供口词。徐知府说,这没什么,我自有主意了。当下狱卒把陈敬济、陈安押送监中去关了起来。

  还有一个典型案例,就是潘金莲、王婆子、西门庆三人谋杀武大郎一案。该案除上述三人之外,再没第四个人知道。仅有郓哥、何九两个人有过怀疑。 “民不告,官不究”。因为该案没有人去报案,所以官府也就没有立案。在没人报案的情况下,“发生命案”和“没发生命案”是一回事,都是等于“没发生命案”的。因为官府不知道呀。那就没必要多事。后来武松报案了。县太爷又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立案。县太爷采用简便方法的结果,导致武松行凶杀错了人。于是就产生了与此相关的第二起命案。即武松行凶打死李外传一案。东平府的府尹陈文昭,乃是个极清廉的官,书上说他“平生正直,秉性贤明。常怀忠孝之心,每发仁慈之政。陈文昭觉得这个案子有蹊跷,就细问了武松,武松都细说了。府尹就把押送武松的司吏叫来,痛打了二十板:“你回去问问你们老太爷,他那个知县还想不想做的?”然后,一纸文书发到清河县,要提西门庆,潘金莲、王婆、郓哥、何九等一干人来,重新再审。早有人把这件事报到清河县。西门庆知道了,慌了手脚。就派人到京城去央求他女儿的公爹陈宅帮忙找关系,陈宅就找他的亲家杨提督帮忙找关系,杨提督就找到了内阁蔡太师。蔡太师写了一封信给东平府的府尹陈文昭,叫他算了,莫要伤了李知县的名节。陈文昭是蔡太师的门生,又见杨提督乃是朝廷面前说得起话的官,怎么办呢?其实,县太爷可以把相关的人员找来调查。只是这样做比较麻烦,估计还是难有结果。该案中,“秉公执法”,对自己并不有利。 本来是想“秉公执法”的,但现在不行了,一旦秉公执法,事态就会变的极其复杂。于是,这个极清廉的官,最终也只好选择了采用“最简便的方法”来处理。处理结果是:大事化小,两边妥协,我不追究你们的事,你们也不究武松的事。在该案中,李知县、陈府尹、蔡太师这三级,无论贪官清官,都有意无意地遵循了一个这样一个“潜规则”:即怎样处理对官府自己最有利,就怎样处理。在自身利益不受损的前提下,怎样简单就怎样处理。

  《金瓶梅》描述的是一个金钱社会。要想办事,非得用银子打点衙门各路神仙方能办妥。西门庆金钱开路,贪赃枉法的手法的确是很厉害的。西门庆“原是清河县一个破落户财主”“从小儿也是个好浮浪子弟,使得些好拳棒,又会赌博,双陆象棋,抹牌道字,无不通晓。”就是这样一个不学无术,连写字都要靠自己女婿甚至要“外聘”秀才的文盲西门庆,却善于跑官要官。西门庆不怎么识字,有一次,他看到城门口贴着告示,需要由手下人帮他读出来。这样一个半文盲,怎么能当上官的呢?他是靠孔方兄开路的。他懂得做工作,特别是做大官的工作。当朝太师蔡京过生日,很多人都给他送礼,你送上一千两纹银,或是两百两黄金,蔡太师可能就会让你去喝杯酒,仅此而已。但是西门庆就很用心,他请来工匠,打造了一个银盘,上面有两个小金人,手上捧着玉盏,这下蔡太师可高兴了。随后拿出一张空白的任命书,任命西门庆为官。一朝权在手,西门庆就开始吃了原告吃被告。有位员外,家里很有钱,带着很多财宝进京活动。但是他手下的小厮和他的小妾勾搭起来了,就伙同艄公,在船上谋害了员外的性命。官司暴露之后,西门庆收取了这个小厮一千两银子,就把罪名全部推到艄公身上了。他这样贪赃枉法,就有正直的官员弹劾他。西门庆知道后,也很害怕,赶紧进京找蔡太师。蔡太师就把这封弹劾状扣下来,不让皇帝看见,还把这位正直的官员发配到了边疆。西门庆无所遮拦,金钱开路,上下利用。

  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西门枉法受赃》苗青就托经纪人乐三,连夜替他见了西门庆的拼妇王六儿,当然去见王六儿想请她出面在西门庆说情,不能空着手去见,必会带着银子和财物。但光给王六儿钱财没用,还得给西门庆送厚礼,就很不情愿送上了一千两银子,甚至连西门庆的四个手下的家人也得分上一份子。常言道火到猪头烂,钱到公事办。西门庆、夏提刑己是会定了。次日到衙门里升厅,那提控、节级并缉捕、观察,都被乐三上下打点停当。

  为了谋取不正当的利益,官吏之间,相互勾结,彼此袒护。绝大多数的官僚都会向着同朝为官的,而不会向着老百姓说话,老百姓就是再有理也斗不过官。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写道:“一日蔡太师条陈本,圣旨准下来了。来保央府中门吏暗暗抄了个邸报,带回家与西门庆瞧,不在话下。一日等的翟管家写了回书,与了五两盘缠,与夏寿取路回山东清河县。来到家中,西门庆正在家耽心不下,那夏提刑一日一遍来问信。听见来保二人到了,叫至后边问他端的。来保对西门庆悉把上项事情诉说一遍,道:“翟爹看了爹的书,便说:‘此事不打紧,教你爹放心。见今巡按也满了,另点新巡按下来了。况他的参本还未到,等他本上时,等我对老爷说了,随他本上参的怎样重,只批了该部知道……吩咐兵部余尚书,只把他的本子立了案,不复上去,随他有拨天关本事也无妨。”此段话是蔡太师的翟管家对西门庆送礼去的人讲的。其背景是曾御参劾夏提刑和西门庆,夏提刑和西门庆派人给蔡太师的翟管家送了厚礼,翟管家就不将奏本交给皇帝,以包庇夏提刑和西门庆。

  第七十一回《李瓶儿何家托梦提刑官引奏朝仪》、何太监对西门庆说,他与西门庆共同做官。他刚入官场,不知深浅,希望西门庆凡事扶持点、关照点。西门庆回答说,常言“同僚三世亲”。他还要依赖何太监的余光,助他一把何太监接着说,共同做官办事,大家彼此扶持。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吴月娘失偶生儿》应伯爵这下可慌了手脚,责怪李三却不该这样做事。于是,他走到李三家去,把黄四也请来了,一起责怪李三。指责李三不该先把银子递与小厮,狐狸打不成,倒惹了一屁股躁。现如今倒这样了,人家要是拿着文书到提刑所去告发,就一点办法也没有。

  《金瓶梅》这部古典名著,不但其艺术成就得到了许多名家的认同,而且其在现实社会中的反腐败意义,也得到了专家学者的肯定。鲁迅称赞《金瓶梅》:“作者之于世情,盖诚极洞达,凡所形容,或条畅,或曲折,或刻露而尽相,或幽伏而含讥,或一时并写两面,使之相形,变幻之情,随在显见,同时说部,无以上之。”“就文辞与意象以观《金瓶梅》,则不外描写世情,尽其情伪,又缘衰世,万事不纲,爰发苦言,每极峻急,然亦时涉隐曲、猥黩者多。”

  著名的作家、诗人、学者、文学评论家郑振铎先生,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发表了《谈金瓶梅词话》的文章,他直接将《金瓶梅》的反腐败意义与现实社会联系起来加以考察的,完整、明确、充分的论述了《金瓶梅》在现实社会中的反腐败意义。他明确指出:“表示真实的中国社会的形形色色者,舍《金瓶梅》恐怕找不到更重要的一部小说了。接着,他反复强调我们当从《金瓶梅》中学会认识社会,对照现实,改造世界。他说:于不断记载着拐、骗、奸、淫、掳、杀的日报上的社会新闻里,谁能不嗅出些《金瓶梅》的气息来,郓哥般的小人物、王婆般的“牵头”,在大都市里是不是天天可以见到?西门庆般的恶霸土豪,武大郎、花子虚般的被侮辱者,应伯爵般的帮闲者,是不是已经绝迹于今日的社会上?杨姑娘的气骂张四舅,西门庆的谋财娶妇,吴月娘的听宣卷,是不是至今还如闻其声,如见其形?”

  读《金瓶梅》,让我感觉到这部名著不仅是一部小说,而且还是一本没有被篡改过的历史书。《金瓶梅》最直接最真实地再现了那个时代,我们从中可以看到正史中不曾记载的那些无数鲜活的社会、人物和事件的细节。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反腐的小说,也是反腐的第一书。

  是的。这是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得出的结论。祝你新春愉快!举报16楼埋红包点赞作者:关粉儿时间:2019-02-12 22:44:06问好文锦兄,过年好

  洗兄有什么看法举报17楼埋红包点赞作者:xixiange1963时间:2019-02-12 23:20:01前面总论部分有许多学者都提到,可以简约一点。后面分论腐败写得细致,但没有论及反腐败。《金瓶梅》的艺术价值与《红楼梦》各有千秋,但认识价值个人认为比《红楼梦》要深刻。来自18楼埋红包点赞楼主:文锦书屋时间:2019-02-13 08:41:25@关粉儿 2019-02-12 22:44:06

  前面总论部分有许多学者都提到,可以简约一点。后面分论腐败写得细致,但没有论及反腐败。《金瓶梅》的艺术价值与《红楼梦》各有千秋,但认识价值个人认为比《红楼梦》要深刻。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回复(Ctrl+Enter)